本報通訊員 陳銘 本報記者 王波
  昨天早上7點,隨著火車慢慢靠近寧波火車站,一個由25歲初中畢業的陳某掌控的17人詐騙團夥終於破滅。
  此時,躺在潘火家裡床上的老劉很是激動,他的願望終於實現了。警方終於給他報了一箭之仇,只是這代價有點肉痛,足足54萬元。
  讓人不能理解的是,在被騙走7萬元的時候,老劉已經意識對方有問題了。可他選擇繼續被騙,原因是:想看看騙子究竟能騙走多少。
  4個月時間他跑了14趟銀行

  匯給騙子54萬多元
  昨天一早,還沒等民警上班,穿戴整齊的老劉便來到潘火派出所。
  他臉上洋溢著微笑,還有一絲得意。若不知情,很難看出他之前被騙去了全部積蓄,還欠了一屁股債。
  41歲的老劉是江西人,來寧波闖盪有些年頭了,在工地做工程,攢下了一些身家。
  時間回到今年的4月25日,對於老劉來說,這一天將會銘記一生。
  這天,老劉在網上花了1760元買了一款名為“血鑽野燕麥”的男性保健品。為了確保品質,老劉選擇了貨到付款。
  沒過兩天老劉收到貨,還連續吃了3天。這是他的手機響了,是一個陌生號碼。對方自稱金主任,說老劉必須再買其他配藥,才會有療效。
  老劉信以為真了,匯去了5500元。
  接下來,他就陷入了無休止的接電話中。
  給老劉打電話的人,分別有:主治醫生金主任,醫生的老師歐總監,醫院的毛院長、劉科長,廣東315消費協會徐女士、楊財務,某某公司的陳經理等等。
  打電話的內容,依次是:先是推銷保健品的配藥,然後是清除抗體素的藥,接著有人告訴他說推銷這兩種藥的人是騙子,他們賣的才是真藥,於是上述買藥過程再來一遍;接下來是消協出面說會退還藥費,但要先交稅;交了稅,再交建檔費,建了檔案再升級會員卡,升完會員卡又交稅,交了稅再激活會員卡,然後還要買保險;買完保險,突然有人跳出來說老劉跟一個某某公司的員工內外勾結,要他交罰款,還要匯自保金;匯完自保金,又輪到升級會員卡了,升級好會員卡,還要再繳稅。
  老劉這4個月的時間,基本上就是在馬不停蹄地跑銀行,給對方匯錢。
  到8月中旬,老劉前前後後一共向對方匯了14筆,共計544874元。這其中少則4700元,多則90000元。
  最終,匯完最後一筆錢,對方沒動靜了。他也醒悟了,8月23日向潘火派出所報警。
  騙子能用的騙局理由都用光了

  老劉居然還在乖乖上當
  接到老劉報警後,民警立即展開調查。
  經過兩個多月的調查,11月6日,這夥騙子在廣西南寧被抓了,帶頭“大哥”是一個25歲的廣州人陳某。
  陳某交代,他的手下一共有16人,分為3個組,各自為政。他負責會教他們如何打電話,甚至寫成“範本”,讓手下照著念。
  每次,他從網上買來買保健品客戶的信息,分發給各組,以“回訪”為名電話聯繫客戶。
  如果對方說效果好,他們就繼續推銷其他高價藥;要是客戶不滿意,他們就讓其他人冒充消保委人員,以幫忙退款交稅為名騙錢。每次電話行騙時,他會在一旁聽著,並指出手下人的“不足”。他開給手下每月2000至4000元不等的底薪,並按騙取金額發放15%至20%作為提成。也正因此,每月這夥人少則能騙30萬元,多則能騙七八十萬元。
  而老劉的存在,簡直超越了他們的想象。
  陳某說,看上去,整個團夥有17個人,但真正能打電話行騙只有8人。
  原本老劉的“單子”是交給“實力最強”的第三組負責的。但是老劉實在太好騙了,組裡一共6個人,各種角色都扮演了,實在沒法再演了。他便打破規定,又把另外兩人拉進去。
  到他們騙了老劉差不多30萬元的時候,所有的騙局理由已經用完了。他們不捨得放過這條“肥羊”,就找了個前一批人是騙子的理由,又把騙局再演了一遍。
  老劉還是乖乖上當了。
  在警局他說,早就知道被騙

  就是想看看騙子能騙走多少錢
  然而,接下來的事,不光騙子想不到,就連民警也是哭笑不得。
  其實,老劉自己早就知道被騙了。
  老劉說,在他被騙了7萬元的時候,自己已經發現被騙了。
  那時候,他心想,才這麼點錢,公安應該不會管的,乾脆就賭一把,繼續給騙子騙,把數額弄大一點:“當時一方面我是想穩住騙子,找機會報警。另一方面,騙子也說會退錢,我想或許真能把錢拿回來。”
  就這樣,老劉繼續選擇續拖著,“我就是想看看,他們究竟能騙我多少錢!”
  結果,這一騙就騙了54.4萬多元。
  老劉說,期間,他也會收到一些所謂的藥,結果他吃下去,發現身體很不舒服。有一次,他發現對方借給他還是減肥的藥。所以後來的藥他也不敢吃了。
  儘管如此,他還是堅持給對方匯款,匯出了全部積蓄,還向朋友借了15多萬元。
創作者介紹

M.A.C. cosmetics

by09byaiw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