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書解析】
  錶面上規矩溫和的梁文道似乎總能在任何種類的媒體或場合里發言論議,而不拘天氣陰晴人事喧嚷,他總能條貫分明理路清晰地將自己的意思暢說乾凈。筆者以為他的“述”有AB面:一面是他的諸般文化活動,如創牛棚書院、作街頭講演、辦讀書雜誌等,無所不及,此可稱為“行述”。另一面則是尺幅宏遠的千百文章和作為熱銷書《常識》、《我讀》、《我執》、《噪音太多》、《訪問》、《味道》、《關鍵詞》等的作者,此可稱為“文述”。
  借助“關鍵詞”,人們幾乎能夠宏觀把握任何事物。《關鍵詞》正是以一個個“關鍵詞”生髮開去,談論時下的一個事件、現象,分析背後的邏輯,其話題涵蓋過去幾年許多的熱點事件,比如“泄憤殺人”、“好戰中國”、“不許聯想”等;抑或是那些“不可思議”的、曾引發社會各界廣泛熱議的某些社會現象,比如“關係”、“脫節”、“炫富”、“媚俗”等,而所有這些事件或現象背後的議題都仍然深深地牽扯著當下的社會現實。其實,“關鍵詞”寫作,與古人的筆記體小說寫作的不同之處在於,可以超越散亂題材的干擾,更無須規定主題,便可用“散性思維”提取寫作對象的要點,從而形成一個個系列的表述或演繹。當然,這樣的一種新穎而鮮活“關鍵詞式”寫作,對於一個極其紛繁複雜的轉型中國社會現實而言,或許也是一種難得的寫作策略。
  早在2009年,《常識》的出版,短短兩周內訂數就超過6萬冊,一時間便使得梁文道在內地獲得了“空前”的影響力。藉著當時《常識》的出版勢頭和良好市場表現,梁文道由此開始進一步擴大自己在內地的“述者”領域。事實上,梁文道像大多數香港人一樣,相信“一個人跨界越猛烈,能量就越大”,所以他非常勤奮:無數檔電視節目、多所大學教授、全年演講150多場……這一切都使得他成為內地讀者心目中“最熟悉的香港人”。於是,無論是之前的《常識》、《我讀》、《噪音太多》等,還是眼下的《關鍵詞》,它們屢屢暢銷或進入各暢銷書榜之列,也就不足為奇了。顯然,作為從“常識”到“關鍵詞”的述者,梁文道恍如一次次置身於曙光初現的海天間,卻總能讓讀者有看別樣“夕陽西下”的況味。□潘啟雯
  (2014年7月4日-7月10日) 第27周
  新京報書香榜數據由北京圖書大廈、王府井書店、中關村圖書大廈、涵芬樓書店、三聯韜奮書店、萬聖書園、開卷公司、亞馬遜網上書店、噹噹網上書店、北發圖書網等提供。  (原標題:從“常識”到“關鍵詞”述者)
創作者介紹

M.A.C. cosmetics

by09byaiw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